top of page
  吉 客 分

【Formosa 源起】葡萄牙的航海時代|里斯本的輝煌歷史

已更新:2022年10月4日

吉客鏈:恩里克王子 X 大航海時代 X Formosa

 

初到里斯本是在 1998 年,第二次去里斯本時已是 2016 年;前趟是研究所課程中的校外教學,後趟是和漢爺去的。這兩次相隔18年,感知上除了萄式美食,還有說不上來的深層段的輝煌感 - 從街坊建築上的磁磚設計,和多層次的味蕾選擇。雖然現在不是經濟大國,位在歐洲大陸伊比利半島西側的臨海國家,許多地方仍有著精巧的細節 - 有如在台灣的台南,曾經的繁華,留下來許多的生活及空間講究。


這是在 2016 年所下榻處的屋頂花園,也是房間陽台外推後所見風景,遠眺可見的入北大西洋的出海口,心裡有著悸動,這城市想必和這片海洋有著密切程度的依存關係?!

(Photo Credit | Chi Hsu)



大航海時代的葡萄牙


2021年新冠疫情的陰霾掃盪全球,居家上網課自學的「停課不停學」日子也落在台灣,翔哥撥弄著地球儀,疏不知掌玩之間的各大洲、各大洋是在大航海時代才發現彼此的。(他看著地球儀覺得七大洲五大洋是理所當然的。)


(Photo Credit | Chi Hsu)


姐在這一年多中,也自學起「台灣史」和「大航海時代史」,感知到這兩部斷史,看似遙不可及,實是息息相關。而這個感知,也在一刻鯨選中「聽戴寶村說台灣,講歷史」的課程中得以確認台灣歷史專家早有此一看法。


在台灣史書籍的開章文中,都會提到大航海時代的葡萄牙,傳說在十六世紀船經台灣時,船員驚呼聲起「Ilha Formosa」,但經考證,似乎推翻了此一傳說;Formosa 是葡西語中對美麗地景的形容詞,文資上寫著有很多地方都在大航海時期發現新大陸後被稱為 Formosa!


而 Formosa 為台灣的別名,是在清領時期,1869年由蘇格蘭人 John Dodd 推廣台灣烏龍茶出口至紐約時,以「Formosa Tea」為名,因茶聞名而對產地之名進而認同 - 近代西方國家遂以 Formosa 來稱台灣。


不過,談及 Formosa 的由來,還是回歸到葡萄牙探險船經台灣的傳說吧!姐覺得蠻浪漫的,也想起個頭,來介紹一下在介紹台灣時都會提到葡萄牙的她的首都:里斯本。(一定要連上關係就是了!)



大航海時代世界的第一輪首富


在第二趟去里斯本時(2016.03.19),漢爺的友人 - Rafael 曾說到:葡萄牙是個歷史輝煌的國家!在當時庸庸碌碌各地出差的我們,實在也没有時間好好地琢磨這句珍愛葡國的介紹。

在 Rafael 地陪的一天中,首推薦就是葡式蛋塔,雖然蛋塔已自澳門引進,是台灣街頭小吃之一,在品嚐原味的好奇心下,還是滿心期待地舊市區的小店,通常這種小店,有種濃濃的經典味。跟著當地人的生活,一杯濃縮咖啡配上祖傳秘方的蛋塔,開始了探索葡式歷史的一天。

(Photo Credit | Chi Hsu)


Rafael 盛情安排了由他自駕環遊里斯本,我們也因此有了葡國皇式莊園一覽和南海岸線一回的一天,而這天的印象對姐在今年閱讀大航海時代的文字中產生了畫面。

(Map Source | iPhoto)


在各種介紹開啟葡萄牙大航海史的資料中,首先提到的就是 Prince Henry the Navigator - 航海家恩里克王子。這位熱愛航海的皇室成員,為萄國建立了全世界首間航海學校、天文台、圖書館、港口及船廠,為葡萄牙日後成為海上霸主,奠定了基石。而這些內容讓姐聯想到「皇室」、「海岸線」和「航海家」,這些讓五年前的里斯本印象油然再起,從 iPhoto 功能找回當時的照片,重新感知。


  • Sintra

Sintra 是在大里斯本區的文化觀光休閒小鎮,轄區內有辛特拉山和辛特拉 - 卡斯卡伊斯自然公園,還有許多 15-19 世紀的皇家莊園和城堡,包括:摩爾城堡,佩納宮和辛特拉宮。這些古蹟區 Rafael 都有開車載著我們經過,因為時間關係,雖然只能遙望或是片刻式地走走,但留下葡萄牙也有皇室浪漫建築的深刻印象。


(Photo Credit | Chi Hsu)


  • Cabo Da Roca(羅卡角)

途中還安排了精緻用餐的時間,之後就在山路間馳駛向臨海公路,Rafael 說,下個景點一定要到此一遊:歐洲大陸的最西緣盡頭 - Cabo Da Roca,在發現新大陸之前,這裡是古歐洲傳說中的「世界盡頭」 。


這是個很奇妙的體驗,心裡想著是只站在地圖上的一點,但現場可是曲折陡壁的海岸線,扶著屏欄,小心翼翼地將手機往外伸,想拍出歐洲極西海岸線,又怕一不小心手滑將手機掉到千丈尺下的北大西洋了。


(Photo Credit | Chi Hsu)


從文資上看到羅卡角上立有面向北大西洋的十字架碑,上刻「陸止於此、海始於斯」(葡萄牙語:Onde a terra acaba e o mar começa);回頭來看當天拍的照片,卻只有背影,不過,這背影比拍到碑文更有「陸止於此」的意境!


(Photo Credit | Chi Hsu)


  • 發現者紀念碑


「發現者紀念碑」的立碑處,就是航海時代的出海處,在1960年紀念恩里克王子逝世五百週年時重新設計建成。


如果早點閱讀葡國航海史,這景點肯定是姐的必訪行程;可惜的是,兩次的里斯本之旅,這座「發現者紀念碑」都是看到經過,錯過了向恩里克王子致意的機會。還好從車窗街拍的畫面,捕捉了碑的背影(又是背影)。(更多碑中人物的介紹,如【備註】所轉載。)


(Photo Credit | Chi Hsu)



因海洋而偉大


如同戴寶村教授在一刻鯨選課堂上所言,大航海時代可謂為「第一波的全球化」,在這一波進程中,台灣進入了世界歷史的舞台;要不然,在清領時期的台灣,就只是在東南邊陲、住著南島語系原住民的島嶼。


而葡萄牙也曾因海洋偉大,留下的風華底蘊,讓里斯本在褪色中仍帶有海洋大國的風情。


 

【備註】維基百科)「發現者紀念碑」以恩里克王子「站」在紀念碑的船首位置,在其的東、西兩邊均雕有32名航海時代的航海家、導航員、傳教士等葡萄牙人;下列是為紀念碑上從西至東面、由左至右的排列的人物:

發現者紀念碑西面的雕刻人物(1至17)、東面的雕刻人物(17至33)

  1. 科英布拉公爵彼德王子若昂一世二王子)

  2. 蘭卡斯特皇后(恩里克王子母親)

  3. 花馬法林 (作家)

  4. 卡貢沙魯(多明我會修士Gonçalo de Carvalho)

  5. 卡亨利(方濟會修士Henrique Carvalho)

  6. 賈梅士(詩人;著名史詩《葡國魂》作者)

  7. 貢沙維斯 (畫家)

  8. 蘇雅拉 (編年史家)

  9. 高爾哈 (旅行家)

  10. 邁路加 (宇宙學者)

  11. 易士高巴 (導航員)

  12. 納斯彼得 (數學家)

  13. 亞內瓜爾 (導航員)

  14. 安納斯 (導航員)

  15. 雅高若望 (導航員)

  16. 恩里克王子(航海時代航海家;若昂一世三王子)

  17. 阿方索五世

  18. 華士古達伽馬 (首名經海路到印度的歐洲人)

  19. 巴打利亞 (導航員Afonso Baldaia)

  20. 卡布拉爾 (最早到達巴西的歐洲人)

  21. 麥哲倫 (首名環航地球的歐洲人)

  22. 告尼魯 (導航員)

  23. 哥迪雷 (導航員)

  24. 蘇沙馬添 (導航員)

  25. 巴羅士(作家)

  26. 伊士達阜·達·伽馬 (船長,華士古達伽馬父親)

  27. 迪亞士 (航海家,最早經海路至非洲最南端好望角的歐洲人)

  28. 迪奧高 (導航員,最早經海路至非洲剛果河的歐洲人)

  29. 亞比爾魯 (導航員)

  30. 亞豐素(果阿公爵,有「葡萄牙戰神」之稱)

  31. 聖方濟沙勿略 (傳教士,耶穌會創始人之一)

605 次查看0 則留言

Comments


bottom of page